首页 论语智慧

论语智慧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仕而优则学;学而优则仕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仕而优则学;学而优则仕

    原  文:子夏曰:“仕而优则学;学而优则仕。”释  文:子夏说:”做官仍有余力就去学习,学习如果仍有余力就去做官。”今  解:世事无绝对。一个人主业和副业并非是绝对的,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地点,主业和副业有可能会调换,就好比是白天还是晚上,只是因为地球和太阳的位置不一样而已。但人一定要分清主次,学会抓重点,把主要的先做好,再去做次要地,否认容易见捡芝麻丢了西。论语·子张篇全文原文 子张曰:“士见危致命,见得思义,祭思敬,丧思哀,其可已矣。” 子张曰:“执德不弘,信道不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後倦焉?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後倦焉?

    原  文:子游曰:“子夏之门人小子,当洒扫,应对,进退,则可矣。抑末也;本之则无,如之何?”子夏闻之曰:“噫!言游过矣!君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後倦焉?譬诸草木,区以别矣。君子之道,焉可诬也?有始有卒者,其惟圣人乎!”释  文:子游说:“子夏的学生们,做洒水扫地、接待客人、趋进走退一类的事,是可以的,不过这些只是细枝末节的事。根本的学问却没有学到,这怎么行呢?”子夏听到这话,说:“咳!言游说错了!君子的学问,哪些先传授、哪些后传授,就好比草木一样,是区分为各种类别的。君子的学问,怎么能歪曲呢?有始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

    原  文:子夏曰:“博学而笃志,切问而近思;仁在其中矣。”释  文:子夏说:“广泛地学习并且笃守自己的志向,恳切地提问并且常常思考眼前的事,仁就在这中间了。”今  解:有恒心与自知是成功者的必备品质,有恒心,有毅力,才能不畏艰险,迎难而上。有自知才能发现自身的不足,进而改正优化。论语·子张篇全文原文 子张曰:“士见危致命,见得思义,祭思敬,丧思哀,其可已矣。” 子张曰:“执德不弘,信道不笃,焉能为有?焉能为亡?” 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。子张曰:“子夏云何?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虽小道,必有可观者焉。存在即合理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虽小道,必有可观者焉。存在即合理

    原  文:子夏曰:“虽小道,必有可观者焉;致远恐泥,是以君子不为也。”释  文:子夏说:“即使是小技艺,也一定有可取之处,但执着钻研这些小技艺,恐怕会妨碍从事远大的事业,所以君子不做这些事。”今  解:存在即是合理的,在地球上,阳光雨露,草木石头同等重要。人类世界也是如此,不应以高低贵贱来判定事物好与坏,而要根据取舍来使用,大方向不能用小物件,小方向却也不需要大物件,合理的利用才是最好的。论语·子张篇全文原文 子张曰:“士见危致命,见得思义,祭思敬,丧思哀,其可已矣。”&nb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故旧无大故,则不弃也。无求备于一人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故旧无大故,则不弃也。无求备于一人。

    原  文:周公谓鲁公曰:“君子不施其亲,不使大臣怨乎不以。故旧无大故,则不弃也。无求备于一人。”释  文:周公对鲁公说:“一个有道的国君不疏远他的亲族;不使大臣怨恨没有被任用;故旧朋友如果没有大的过错,就不要抛弃他们;不要对一个人求全责备。”注  释:施(chí):通“弛",废弃的意思。今  解:真正优秀的领导者,不在于他的个人能力有多强,而在于是否能够识人,用人。是否能够协调各方面的关系,让整个机制达到平衡,稳定。论语·微子篇全文原文 微子去之,箕子为之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太师挚适齐,亚饭干适楚,三饭缭适蔡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太师挚适齐,亚饭干适楚,三饭缭适蔡

    原文:太师挚适齐,亚饭干适楚,三饭缭适蔡,四饭缺适秦,鼓方叔入于河,播鼓武入于汉,少师阳、击磬襄入于海。释  文:太师挚到齐国去了,亚饭乐师干到楚国去了,三饭乐师缭到蔡国去了,四饭乐师缺到秦国去了,打鼓乐师方叔进入黄河地区了,摇鼗鼓的乐师武进人汉水一带了,少师阳、敲磬的乐师襄到海滨去了。注  释:亚饭干.第二次吃饭时奏乐的乐师,名干。古代天子、诸侯吃饭时都要奏乐,所以乐师有亚饭、三饭、匹饭之称。播鼗(táo)武:播,摇。鼗,小鼓。武,摇小鼓者的名字。今  解:看一个团队是否厉害,主要看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我则异于是,无可无不可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我则异于是,无可无不可。

    原  文:逸民,伯夷、叔齐、虞仲、夷逸、朱张、柳下惠、少连。子曰:“不降其志,不辱其身,伯夷、叔齐与?”谓柳下惠、少连:“降志辱身矣。言中伦,行中虑,其斯而已矣。”谓虞仲、夷逸:“隐居放言,身中清,废中权。”“我则异于是,无可无不可。”释  文:隐居不做官的人有:伯夷、叔齐、虞仲、夷逸、朱张、柳下惠、少连。孔子说:“不降低自己的志向,不辱没自己的身份,就是伯夷和叔齐吧!”又说:“柳下惠、少连降低了自己的志向,辱没了自己的身份,但言语合乎伦理,行为经过考虑,也就是如此罢了。”又说:“虞仲、夷逸,避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君子之仕也,行其义也,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君子之仕也,行其义也,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

    原  文:子路从而后,遇丈人,以杖和苕,子路问曰:“子见夫子乎?”丈人曰: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孰为夫子?”植其杖而耘。子路拱而立,止子路宿,杀鸡为黍而食之,见其二子焉。明日,子路行以告,子曰:“隐者也。”使子路反见之,至则行矣。子路曰:“不仕无义。长幼之节,不可废也。君臣之义,如之何其废之。欲洁其身,而乱大伦。君子之仕也,行其义也,道之不行,已知之矣。”释  文:子路跟随孔子出行,落在了后面,遇到一个老人,用拐杖挑着除草的工具。子路问道:“你看到我的老师吗?”老丈说:“我手脚不停地劳作,五谷还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鸟兽不可与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?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鸟兽不可与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?

    原  文:长沮桀溺耦而耕,孔子过之,使子路问津焉。长沮曰:“夫执舆者为谁?”子路曰:“为孔丘。”曰:“是鲁孔丘与?”曰:“是也。”曰:“是知津矣。”问于桀溺,桀溺曰:“子为谁?”曰:“为仲由。”曰:“是鲁孔丘之徒与?”对曰:“然。”曰:“滔滔者天下皆是也,而谁以易之。且而与其从避人之士也,岂若从避世之士哉?”犹而不辍。子路行以告,夫子怃然曰:“鸟兽不可与同群,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?天下有道,丘不与易也。”释  文:长沮、桀溺在一起耕种,孔子路过,让子路去寻问渡口在哪里。长沮问子路:“那个拿着缰绳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

    原  文: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:“凤兮凤兮,何德之衰。往者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已而已而,今之从政者殆而。”孔子下,欲与之言,趋而避之,不得与之言。释  文:楚国的狂人接舆唱着歌从孔子的车旁走过,他唱道:“凤凰啊,凤凰啊,你的德运怎么这么衰弱呢?过去的已经无可挽回,未来的还来得及改正。算了吧,算了吧。今天的执政者危乎其危!”孔子下车,想同他谈谈,他却赶快避开,孔子没能和他交谈。今  解:有些时候,能够提点你的人,不一定是和你面对面的人。所谓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。不要自怨自艾,只要用心...

1 2 3 4 5 6 7 8 9 10 ›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