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论语读后感正文

论语十二章翻译‖深则厉,浅则揭。

640.webp.jpg

原  文:子击磬于卫,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,曰:“有心哉,击磬乎?”既而曰:“鄙哉,铿铿乎。莫己知也,斯已而已矣。深则厉,浅则揭。”子曰:“果哉,末之难矣。”


释  文孔子在卫国的时候,有一次正在敲击磬,有一位背草筐的人从门前走过说:”这个磬击打得有深意啊!”过了一会儿他又说:“真可鄙呀,磬声硁硁的,没有人知道自己,就自己作罢好了。水深就索性穿着衣服趟过去,水浅就撩起衣服走过去。”孔子说:“说得真果断啊!真这样的话,就没有什么可责问他的了。”


注  释:蒉(kuì):土筐。陉(kēng)陉:抑而不扬的击磬声。斯己而已矣:就相信自己罢了。深则厉,浅则揭:穿着衣服涉水叫厉,提起衣襟涉水叫揭。这两句是《诗经.卫风.匏有苦叶》中的诗句。这里用来比喻处世也要审时度势,知道深浅。


今  解: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无论何时孔子都在践行他的这个准则,所以声名远播。理想,理念不应仅仅在口头上,而是应该始终贯彻于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,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获得成功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