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论语读后感正文

论语十二章翻译‖无欲速,无见小利,欲速则不达,见小利则大事不成。人要有远见

66983426_201910312032490045824592.jpg

原  文:子夏父宰,问政。子曰:“无欲速,无见小利,欲速则不达,见小利则大事不成。”


释  文:子夏做了莒父这个地方的长官,问孔子如何治理政事。孔子说:“不要急于求成,不要贪图小利。急于求成,反而达不到目的;贪小利则办不成大事。”



今  解:任何事物都有其自身规律,人要有远见,学会统筹规划。不论是管理国家,还是处理一般的事情。人的精力和资源都是有限的,当你把精力和资源都用在当下,那你必定没有更多的精力和资源去应对未来产生的问题,导致功亏一篑,得不偿失。


子夏简介子夏即卜商,生于公元前507年,卒于公元前400年,姬姓,卜氏,名商,字子夏,尊称卜子(夏),南阳温邑(今河南温县黄庄镇卜杨门村)人。春秋末期思想家、教育家,孔门十哲之一。子夏性格阴郁勇武,好与贤己者处。求学于孔子,以“文学”著称,名列孔门七十二贤人,曾为莒父宰。提出“仕而优则学,学而优则仕”的思想,主张“做官取信于民,然后才能使民效劳”。孔子去世后,孔门丧乱,前往魏国西河郡教学育人,收李悝、吴起为弟子,魏文侯尊为师傅。子夏不像颜回、曾参一样严守孔子之道,而是一位具有独创颇有经世倾向的思想家。不再关注“克己复礼”,而是与时俱进的当世之政,提出一套延展儒家正统政治观点的政治及历史理论。


论语·子路篇原文全文


 子路问政。子曰:“先之劳之。”请益。曰:“无倦。”


 仲弓为季氏宰,问政。子曰:“先有司,赦小过,举贤才。”曰:“焉知贤才而举之?”子曰:“举尔所知;尔所不知,人其舍诸?”


 子路曰:“卫君待子而为政,子将奚先?”子曰:“必也正名乎?”子路曰:“有是哉,子之迂也!奚其正?”子曰:“野哉,由也!君子于其所不知,盖阙如也。名不正,则言不顺;言不顺,则事不成;事不成,则礼乐不兴;礼乐不兴,则刑罚不中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措手足。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,言之必可行也。君子于其言,无所苟而已矣。”


 樊迟请学稼。子曰:“吾不如老农。”请学为圃。曰:“吾不如老圃。”樊迟出,子曰:“小人哉,樊须也!上好礼,则民莫敢不敬;上好义,则民莫敢不服;上好信,则民莫敢不用情。夫如是,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,焉用稼?”


 子曰:“诵诗三百,授之以政,不达;使于四方,不能专对;虽多,亦奚以为?”


 子曰:“其身正,不令而行;其身不正,虽令不从。”


 子曰:“鲁卫之政,兄弟也。”


 子谓卫公子荆:“善居室。始有,曰:‘苟合矣。’少有,曰:‘苟完矣。’富有,曰:‘苟美矣。’”


 子适卫,冉有仆。子曰:“庶矣哉!冉有曰:“既庶矣,又何加焉?”曰:“富之。”曰:“既富矣,又何加焉?”曰:“教之。”


  子曰:“苟有用我者,期月而已可也,三年有成。”


  子曰:“‘善人为邦百年,亦可以胜残去杀矣。’诚哉是言也!”


  子曰:“如有王者,必世而后仁。”


  子曰:“苟正其身矣,于从政乎何有?不能正其身,如正人何?”


  冉子退朝。子曰:“何晏也?”对曰:“有政。”子曰:“其事也。如有政,虽不吾以,吾其与闻之。”


  定公问:“一言而可以兴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“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。人之言曰:‘为君难,为臣不易。’如知为君之难也,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?”曰:“一言而丧邦,有诸?”孔子对曰:“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。人之言曰:‘予无乐乎为君,唯其言而莫予违也。’如其善而莫之违也,不亦善乎?如不善而莫之违也,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?”


  叶公问政。子曰:“近者说,远者来。”


  子夏为莒父宰。问政。子曰:“无欲速,无见小利。欲速,则不达;见小利,则大事不成。”


  叶公语孔子曰:“吾党有直躬者,其父攘羊,而子证之。”孔子曰:“吾党之直者异于是:父为子隐,子为父隐。——直在其中矣。”


  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居处恭,执事敬,与人忠。虽之夷狄,不可弃也。”


  子贡问曰:“何如斯可谓之士矣?”子曰:“行己有耻,使于四方,不辱君命,可谓士矣。”曰:“敢问其次。”曰:“宗族称孝焉,乡党称弟焉。”曰:“敢问其次。”曰:“言必信,行必果,硜硜然小人哉!抑亦可以为次矣。”曰:“今之从政者何如?”子曰:“噫!斗筲之人,何足算也?”


  子曰:“不得中行而与之,必也狂狷乎?狂者进取,狷者有所不为也。”


  子曰:“南人有言曰:‘人而无恒,不可以作巫医。’善夫。”“不恒其德,或承之羞。”子曰:“不占而已矣。”


  子曰:“君子和而不同,小人同而不和。”


  子贡问曰:“乡人皆好之,何如?”子曰:“未可也。”“乡人皆恶之,何如?”子曰:“未可也。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,其不善者恶之。”


  子曰:“君子易事而难说也。说之不以道,不说也;及其使人也,器之。小人难事而易说也。说之虽不以道,说也;及其使人也,求备焉。”


  子曰:“君子泰而不骄,小人骄而不泰。”


  子曰:“刚 毅 木 讷近仁。”


  子路问曰:“何如斯可谓之士矣?”子曰:“切切偲偲,怡怡如也,可谓士矣。朋友切切偲偲,兄弟怡怡。”


  子曰:“善人教民七年,亦可以即戎矣。”


  子曰:“以不教民战,是谓弃之。”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