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故事大全正文

《聊斋志异》之王子安‖聊斋故事

王子安

作者:蒲松龄(清)


      东昌府名士王子安,在科举考试中很不得意。有一次,他在考完试之后,抱的期望很高。快放榜时,他喝得酪酊大醉,回家躺在卧室里。恍惚中听见有人说:“报喜的人来了!”王子安跟跟跄跄地爬起来,说:“赏他十贯钱!”家人知道他说醉话,就骗他说:“你只管安心睡觉吧,已给过赏钱了。”王子安就睡下了。


      不一会儿,又有人进来说:“你中进士啦!"王子安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还没进京参加进士考试,怎能考取进士呢?"那个人说:“你忘记了吗?三场都考完了。”王子安听了非常高兴,跳起来喊道:“赏钱十贯!"家人又像前一次一样哄骗他。又过了些时候,一个人急急忙忙进来说:“你殿试任命翰林,跟班的人前来报到。”果然看见两个人在床前拜见他,衣服帽子很整洁。王子安叫家人赏酒饭给他们吃喝,家人照样骗他,暗中笑他说醉话。


      呆了好一会儿,王子安心想既然做了翰林,不能不在乡里炫耀一番。就大喊长班,一共叫了好几十声也没人答应。家人笑着说:“你先躺着等一下,我们去寻他。”又过了好半天,长班果然又来了。王子安槌着床跺着脚大骂:“蠢奴才,跑到哪去啦!"长班发怒说:"穷措大无赖!刚才是同你开玩笑的,你还真敢骂人啦!"王子安大怒,突然站了起米,扑了过去,把长班的帽子打掉了。他自已跌了一跤。王子安的老婆走进来,把他扶起来说:“怎么醉成这个样子!"王子安说:“长班太可恶了,我才惩罚他们一下,哪里是醉了呢?"妻子笑着说:“家里只有一个老太婆,白天给你做饭,晚上给你暖脚。哪里有什么跟班来照顾你这把穷骨头。”儿女们听说了都笑了起来。王子安也被笑得醒了酒,好像从大构中醒来一样,才发现刚才中举人、任翰林都是假的。但是还记得长班的帽子掉了。寻到门后,真找到一个像洒盏大小的红缨小帽。大家都感到不可理解。王子安自己笑着说:“从前有人被鬼嘲笑,我今天却被狐狸哭落了。”


      异史氏说:“参加考试的秀才,在七个不同的阶段,有七种形象:初进考场时,光脚提篮,像乞丐。点名时,动辄受当官的呵斥和差役的怒骂,像因犯。回到号合时,号房的隔板到处是破洞,整役们从破洞里能看到考生的脑袋,在棚子的下而可以看到考生的双脚,这时他们则像秋未冷得飞不动的蜜蜂。到出场时,神情恍愧,好像天昏地暗都变了颜色,像是个刚飞出笼子的病鸟。等到录取时,一点风吹草动就提心吊胆,连作梦都在想着能不能被录取,有时作了一个得意的梦,高兴得就像住进了高楼大厦,作一个失意的梦,沮丧得像瞬息间人的尸骨已腐朽了一样。此时。食不甘味,睡不安寝,就像用绳子牵着的猴子。忽然间报录的骑着马四处报信,而报条中没:有自己的名字,这时脸色突然变了,无精打采地好像是断气了一样,就像吃了有毒的苍帆,把你弄来弄去也没感觉。初落榜时心灰意冷,大骂阅卷的人瞎了眼睛,再好的文章也不起作用,恨不得把文具书籍全部烧毁,烧了还出了心头之气,还要用脚把灰踩碎;脚踩还不解恨,把踩过的灰丢进脏水沟里。从此决心披头散发,躲进深山,面对石壁,再有谁把“且夫”、“尝谓”这类文字给我看,我一定拿起戈矛把他赶出门去。可是没多久,落榜的时间长了,生气了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了,想要舞文弄墨取得功名的心又痒起来。又像打破蛋壳的斑鸠,只得重新衔着树枝构筑新巢,重新再抱蛋生养小斑鸠。像上面所说的种种情况,当事人哭得死去活来,可对,观者来说,哪还有比这更好的笑料!王子安的心境之中顷刻之间产生干头万绪的幻象来,想必鬼瓜老早就在他身旁暗中嘲笑他了,所以乘他喝醉的时候同他开那样荒唐的玩笑。但他一旦从床上醒来,怎能不对自己的那副可怜相哑然失笑呢,再看那考场得志者的滋味,也只不过是一会儿的过眼云烟罢了。翰林院的老先生们,也只不过是经历了两三次短暂的快乐罢了。但王子安却在一场酒醉之后把别人所有的快乐都尝到了,这样看来孤独狸的恩情实际上也同推荐提拔的老师差不多了。”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