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故事大全正文

《聊斋志异》之绩女‖聊斋故事

绩女

作者:蒲松龄(清)


      绍兴府有个老寡妇在夜里独自纺麻线,忽然有一个青年女子推门进来,笑着说:“老妈妈不是太辛苦了吗?"看姑娘娘有十八九岁,容貌端庄秀美,衣着华丽。寡妇吃惊地问:“你从哪里来的?"女子说:“我可怜老妈妈孤身一人,所以来和你作伴。”老妇怀疑她是公侯之家逃出来的姬妾,再三盘问。女于说:“老妈妈不必害怕。我的孤单,也和你一样。我喜欢你这里整洁清静,所以才来。两个人都可以免除寂寞,难道不好么?”老妇又怀疑她是狐狸精,犹豫不回答。女子干脆上床代替老妇纺麻,说:"老妈妈不用耽心,这种活计,我能做得很好,肯定不会在吃穿用等方面给你增加负担。”老妇见她温和可爱;便安心把她留下。


      夜深了,女子对老妇说:“我带来的被褥枕头等卧具还放在门外,您出去解手时,麻烦您帮我拿进来。”老妇出门一看,果然有一包衣物等。女子解开包裹将被褥铺在床上,不知是什么锦绣,无比的光滑柔软芳香。老妇也打开自己的铺盖,铺好棉布被褥,和女子睡在一张床上。女子刚把衣裙解开,一缕奇异的香气便充满房间。两人睡下后,老妇暗自心想:遇上了这么漂亮标致的姑娘,惜我不是个男子。女子在枕头上笑着说:“老人家已经七十岁了,还那么胡思乱想吗?”老妇不好意思地说:“没有。”女子说:“既然没胡思乱想,为什么惋惜自己不是男人?"这下老妇更确定女于是狐仙,非常害怕,女子又笑着说:“要作男人,为什么又怕我呢?"老妇吓坏了,两条腿发抖,抖碍使床摇动起来。女子说:“唉呀!这么胆小还想作男人!实话告诉你,我真是仙女,但是我来并不是要加害于你。只是需要谨慎,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,我保你丰衣足食。”


      老妇早晨起来,在床前跪拜。女子伸出手拉她起来,手臂光滑细嫩好像香脂一样,暖烘烘的散发着芳香,一触老妇的肌肤,老妇马上感到皮肤都松弛轻快了。老妇心旌摇动,又开始胡想。女子嘲笑说:“老太婆两腿战栗才停,心又想到什么地方去了!如果让你作男人,肯定会为情而死。”老妇说:“假设是男人,今天晚上哪能不死!”从此两人的心非常贴近,每天共同纺麻。再看女子纺的麻又匀又细又光滑,织成布闪闪发亮像锦绸一样,价钱要比平常的价钱高出三倍。老妇每次出门就把门锁上,有人来找她,就在别的房间接待。女子在这里住了半年,竟然没有人知道。


      以后老妇把女子的事情渐渐地对亲近人的讲了,同村居住的姊妹们都求她帮助说情,希望能见见女子。女子责备她说:“你说话太不谨慎了,我不能在这长期住下去了。”老妇后悔说走了嘴,深表自责,但是求见的人也越来越多,甚至有权势的人威胁老妇。老妇哭着向女子陈述了被逼迫的情形。女子说:“如果只是些女伴,见见面也没什么关系。恐怕招来轻薄的男子,难免受到调戏侮辱。”老妇一再恳求,女子才答应接见。到了第二天,大群的老太婆、年轻姑娘媳妇,拿着香烛来拜见,沿途络绎不绝。女子很讨厌这些人烦乱,无论富贵贫贱,都不和她们说话。·只是沉默地端坐那里,听任她们朝拜叩头。乡里青年男子听说女子长得漂亮神魂颠倒,老妇拒绝了他们的求见。


      有个费生,是本地名士,拿出所有的家产变卖,用大量的钱贿赂老妇。老妇答应,替他求。女子已经知道他们暗暗交易,责备她说:“你出卖我吗?”老妇伏在地上交待了收受受贿赂的过程。女子说:"你贪图他的钱,我感谢他的痴心,可以同他见一面。但我们的缘分尽了。”老妇又跪地叩头。女子答应明天相见。费生听了,非常高兴,拿着香烛来到,进门就恭恭敬敬地向女子一揖到地。女子在帘内和他说话:“你破产求见,不知有什么话要指教我?"费生说:“实在不敢有所冒犯。只因为古代的西施、王蔷都仅仅是传说,如果能不因平庸迟钝而不理睬的话,让我一开眼界,在下就十分满足了。至于吉凶祸福都是命中注定,并不是我想知道的。”忽然看见布幕之后的女子,容光照射,修长眉黛樱唇小口,都充分显现,好像没有帘幕隔挡一样。费生神魂激荡如醉如痴,禁不住拜倒在地。起身以后,而帘幕沉厚阻隔,只听得见声音却不见人。


      正惆怅间,又暗自遗憾没有看到女子的下体,忽然看见帘子下面翘出一双绣鞋,尖尖瘦瘦还不到一指长。费生又拜。女子在帘中说:“你回去吧,我已经累了。”老妇人在另一间屋子里请费生喝茶,费生题写一首《南乡子》词在墙壁上:
      隐约画帘前,三寸凌波玉笋尖;点地分明,莲瓣落,纤纤,再着重台更可怜。花衬风头弯,入握应知软似绵,但愿化为蝴蝶去,裙边,一嗅余香死亦甜。写完就走了。


      女子看了题词很不高兴,对老妇说:“我说过缘分已经完了,现在看来一点不假。”老妇伏地叩头请罪。女子说:“罪过也不全在你身上。我不慎偶然堕落在情网中,把自己的容貌给人看,才遭到淫词的亵读,这都是自找的,于你有什么罪?如果不赶快从这里搬出,恐怕身陷感情的魔窟,再历劫难不得脱身了。”便整理行装走出门去,老妇追出挽留她,转眼已经不见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