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故事大全正文

《聊斋志异》之于中丞‖聊斋故事

于忠丞

作者:蒲松龄(清)


      总督于成,巡视境内到高邮,刚好碰上一个大豪绅家要嫁女儿,嫁妆非常丰厚,夜里被盗贼翻墙全部偷走。知州没办法破案。于公立即下令城门都关上,只留一个城门放行人出入,让吏目守住这个门,严格搜查来往行人的行李。又贴出告示通知全城居民,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,等候第二天查点搜寻,一定要查出赃物。于公悄悄嘱咐吏目,假如有从城门出入几次的人,就抓住他。才过了中午,抓住两个人,他俩多次出入城门,都是单身行走,没带行李等物。于公说:“这是真正的盗贼。”两个人不停地说假话争辩自己无罪。于公叫人报导他俩的衣服解开搜查,见长袍里各穿着一套女人的衣服,都是嫁妆里面的物品。他俩恐怕第一天大搜查被发现,便忙着转移赃物,但赃物大多难以携带,所以就暗中穿在身上一次又一次地出入城门。


      于公作县令时,到邻县办事,早晨从城门外经过,看见两个人用床拾着病人,上面盖着大被子。枕上露出头发,上面插着一支风钗,病人侧着身子躺着。有三四个壮汉在两边跟着走,时时用手掖一被被子,让被子压在病人身底下,好像怕风吹进去。不一会儿,又把床放在路边休息,又换两个人抬。于公从旁经过,派公差回转身去询问,他们说是妹子病危,要送她回丈夫家。于公走了二三里路,又派公差去看他们把人抬到哪个村里去了。公差暗中跟踪那帮人,到了一个村子的一家房前,里面出来两个男人把他们接了进去。公差回来向于公说明了经过,于公问邻县县令说:“城中有没有发生盗劫案件?"县令说:“没有。”当时对地方官的治绩考查很严,各级官员都怕说自己的辖区有盗贼,所以即使有被盗劫或被杀的案情发生,也隐瞒起来不敢说。


      于公到了客馆,吩咐家人细致查访,果然有个富人被强盗闯进家里用烙铁烫死了。于公把富人的儿子叫来,问他家被抢劫的情况,他坚决不承认有这件事。于公说:“我已经在这里替你把大盗抓住了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那富人的儿子叩头痛哭着说明了情况,请求为死去的父亲报仇雪恨。于公敲开县令的大门,派遣了四个身体强健的公差在四更天出城调兵到那个村子,抓住八个人,一审讯就认罪了。于公盘问那病妇是什么人。强盗供认说:“作案那天我们晚上都在妓院里,所以和妓女合谋,把抢的钱财放到床上,让她抱着抬到窝主家里再分赃。”大家都佩服于公的神机明察。有人间他是怎么识破这个案件的。于公说:“这是很容易识破的。只是人们不留心罢了。哪有年轻妇女躺在床上,而容许男人把手伸进被窝里去的?况且拾着一个女人走,又不断换人,那就表明床上除人以外还有很重的东西,床的两边有人交手保护,就可以知道床上有很贵重的物品。如果病妇病情严重,一定有妇女出门迎接,而接的只有男人,见病人后并不吃惊问一句,所以确知这一伙人一定是强盗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