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故事大全正文

《聊斋志异》之荷花三娘子‖聊斋故事

荷花三娘子

作者:蒲松龄(清)

      湖州府的宗湘若是个读书人。秋日里的一天,他到农田里巡视,看到庄稼茂密的地方,摇荡得很厉害。他心里疑惑,便越过田间的小路去看,原来是一对男女正在野合。宗湘若笑了一下,准备转身离开。就见那男子十分羞愧地结好了腰带,匆匆忙忙地逃走了。那女子也随之站了起来。宗湘若细细一打量,竟长得很文雅娟秀。宗湘若从内心里喜欢上了她,想上去和她缠绵一番,又觉得这么干大粗鄙。于是略微靠前用衣袖拂拭她说:“在田野里幽会很快乐吗?”女子笑而不答,宗湘若靠近女子身边解开她的衣服,发现皮肤细腻得如同油脂一样,于是上上下下地探摸了好几遍女子笑着说:“酸腐的秀才!想干什么,就干什么好了,到处乱摸什么?"宗湘若追问她的姓名,女子说:“缠绵一番,便各奔东西,问得这么详细做什么?难道准备留下名字立贞节牌坊吗?"条湘若说:“在野田草露中交合,是山村放猪人的做法,我不习惯。以你这样的美丽,就是和人私下约会也应当自重自爱,选个好地方,何止于如此草率?"女子听了,十分赞许。宗湘若又说:“我那简陋的屋子离这里不远,请你过去玩玩吧!"女子说:“我出来已经很久了,恐怕要被人怀疑,晚上可以去的。”又详细地询问了宗潮若住处的标志,然后匆忙上了小路,飞快地离去了。 一更的鼓声刚刚敲过,女子果然来到了宗湘若的屋中。两人行云播雨,十分地欢爱。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,这事无人知道。

      碰巧,有一位西域和尚住在本村的寺庙里,见到宗湘若后,他吃惊地说道:“你的身上有股邪气,是否遇到过什么人?"宗湘若回说:“没有。”过了几天,宗湘若忽然毫无来头地病了。女子每夜都要带来新鲜的果品给他吃,股勤地安慰调护他,就如夫妻一样交好,然而,她一睡下来,就强求宗湘若和她交合。宗湘若因为有病,很有些吃不住。他怀疑这女子不是人,但又没有办法暂时让她离去,于是说:“前两天有个和尚说我被妖精迷感,现在我真的成病了,他的话果然灵验。明天,我就请他来一趟,让他给我画一道符咒。”女子听了,脸色立刻变得惨白,宗湘若更加怀疑她不是人了。第二天,他便打发人将实情告诉了和尚。和尚说:“这是一只狐狸精。它的道行还很浅,制服很容易。”于是画了两道符咒,嘱咐来人说:“回去之后,拿一个干净的坛子放在床边,将其中的一道符咒贴在坛子口上。等到狐狸精窜了进去,就赶忙用一只盆子盖上。然后再把另一道符咒贴在盆上,连坛带盆一块儿投进汤锅中去用烈火煎煮,不多久就死了。”家人回去后,按照和尚教的办法做好了准备。
      夜已经很深了,女子才到来 她从袖中拿出金橘,刚要到宗湘若床前去问好。忽然,坛子口发出飕的一声,女子已被吸入坛中。家人猛地跳了起来,盖上坛口贴上符,准备马上就煮。宗湘若看到撒落满地的金橘,回想起女子对他的一往深情,心中一酸,感动不已,立即让家人把她放了。家人揭去符咒,掀开盖子,女子从坛中走了出来,神情极为狼狈。她向宗湘若叩着头说:“我的大道即将修成,但却差一点儿毁于片刻之间。你是仁人君子,我发誓一定要报答你的不杀之恩。”说完便走了。
      几天之后,宗湘若的病情更加严重,看那样子活不了几天了。家人准备到集市上去为他买副棺材。途中,遇到一个女子,问他说:“你是宗湘若的仆人吗?"家人回答说:“是的。”女子说:"宗郎是我的表兄。我听说他病得很厉害,很想去看望他,但碰巧有事不能去了。这里有灵药一包,麻烦你转交给他。"家人接过药便回去了。宗湘若思来想去,表亲中并没有什么表姐妹,于是知道这是狐女在报答他。吃了她的药,病果然好多了,十天后,便恢复了健康。宗湘若从内心里感激狐女。向上天祈祷,希望能再见她一面。
      一天晚上,他关了家门正在屋中自斟自饮,忽然听到有人在用指头敲打窗户。他打开门出去一看,正是狐女。崇湘若大喜过望,握着她的手连连称谢,并请她进屋一同饮酒,女子说:“离别以后,我的心里很是不安,总觉得无法报答你的大恩大德。现在,我已为你找到了一个很好的配偶,不知是否能稍稍赎回我的罪过?"宗湘若问:“是什么人?”狐女说:“这人你不知道。明天早晨,你早点儿赶到南湖,如果看到有采菱女子,身着白绉纱披肩的,就赶快划船去追她。如果你迷失了她逃离的方向,就看堤边有一枝矮干的莲花隐藏在荷叶下面。你将那莲花来回来。用蜡烛烧它的花蒂,自然得到美女,而且能享受高寿。”宗湘若牢牢记住了她的话。说完话,狐女便要告辞离去。宗湘若坚持要她留下来。狐女说:“自从遭受了那次劫难,我立即悟得了大道,怎么还能以男女间的欢爱,招致他人的怨恨呢?"说完,很严肃地走了。
      宗湘若依照孤女的指示,来到南湖,看见荷花从中的美女真不少。中间有一位少女,披着白结纱的披肩,真是一个绝代佳人。宗湘若催船逼近少女,忽然迷失了她的去路。便拨开一丛丛的荷叶,中间果然有一枝红色的莲花,枝干不到一尺。宗湘若折了它回到家中。进门将花放在桌上,然后削剪好烛芯放在旁边,准备点燃起来。一回头,发现那莲花已化作一个美女。宗湘若惊喜异常,连忙向她施礼。女子说:“痴呆书生!我是妖狐,就要祸害你了!"宗湘若不听。女子说:“是谁教给你的?”宗湘若回答道,“小生我自己就能认识你,还用人教?"说完,便抓住她的胳膊去拉她,女子顺着他手滑落下去,化作一座怪石。怪石一尺来高,面面玲玫透亮。宗湘若把石头置放在香案上,点起香,对它顶礼膜拜,到了夜晚,他又关好门窗,塞好洞穴,唯恐它逃走。天亮起来看它,却又不是石头了,而是一件绉纱衣饰,而且很远地就能闻到它散发出来的芬芳气味;翻开衣领一看,还残存着残脂剩粉。宗湘若拉开被子,搂着那白绉纱衣又睡下了。傍晚时分,他起来点灯。等到返回床边,却发现枕上躺着个美女。宗湘若高兴极了。又害怕她再次变化。苦苦向她哀求了一番后便躺在了她的身边。少女笑着说:"孽障啊!不知是什么人多嘴多舌,使得你这疯狂儿纠个没完没了":于是不再拒绝。然而在交合中,少女好像承受不了。屡次请求宗湘若停止。宗湘若不听。少女说:“如果你不听,我就要变回去了!"宗湘若害怕她再变,便作罢
      从此以后,两人的感情十分和谐。金银绸缎装满了箱柜,宗湘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。女子见了其他人,只是轻声道个喏,好像有口不能说话似的,宗湘若也从不对他人说起女子的奇异来历。女子怀孕十个多月,计算着分娩的时间到了,便进了屋。叮囑宗湘若关上门,不要让外人叩门,然后自己用刀剖开腹部,把儿子取了出来。她让宗湘若撕了一块布,将腹部的伤口包扎起来,过了一夜就好了。
      又过了六、七年,女子对宗湘若说:“我们的缘分已经满了,请就此告别吧。”宗湘若听了,不觉流下了眼泪,说道:"你嫁给我时,我的家境还贫困得不能自立,全靠你才富裕起来,你怎么忍心马上就远离?而且,你又没有家族,以后孩子长大了,不知道母亲是谁,也是一件恨事啊!"女子也郁郁不乐地说:“有聚必有散,这是一个常理。孩儿有福相,你也可以活到一百岁,还有什么要求呢?我本来姓何,如果你想念我时,就抱着我的旧物呼叫'荷花三娘子",会看到我的。”话刚说完,她便挣脱了宗湘若的牵扯,说道:“我去了。”宗湘若吃惊不小,抬头一看,女子已飞过他的头顶。宗湘若跳了起来,急忙去拉扯,只抓到了女子的一只鞋子。鞋子脱落到地上,变成了一只石燕,颜色比丹漆还红,里外晶莹透亮,好橡水晶一样。宗湘若捡起石燕,收藏了起来。然后翻检箱子,发现女子刚来时所穿的那件白绉纱披肩还在。每当想念时,就抱着披肩呼叫“三娘子”,便有女郎隐约可见,带笑的面容,合情的眉黛,和先前一样,只是不说话罢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