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页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,自经于沟渎,而莫之知也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,自经于沟渎,而莫之知也

    原  文:子贡曰:“管仲非仁者与?桓公杀公子纠,不能死,又相之。”子曰:“管仲相桓公,霸诸侯,一匡天下,民到于今受其赐。微管仲,吾其披发左衽矣。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,自经于沟渎,而莫之知也。”释  文:子贡说:“管仲不是仁人吧?齐桓公杀了公子纠,他不能以死相殉,反又去辅佐齐桓公。”孔子说:“管仲辅佐齐桓公,称霸诸侯,匡正天下一切,人民到现在还受到他的好处。如果没有管仲,我们大概都会披散着头发,衣襟向左边开了。难道他要像普通男女那样守着小节小信,在山沟中上吊自杀而没有人知道吗?”今  解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孔子如何看管仲的仁德?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孔子如何看管仲的仁德?

    原  文:子路曰:“桓公杀公子纠,召忽死之,管仲不死。曰:未仁乎?”子曰:“管仲九合诸侯,不以兵车,管仲之力也。如其仁,如其仁!”释  文:子路说:“齐桓公杀了公子纠,召忽自杀以殉,但管仲却没有死。”接着又说:“管仲是不仁吧?”孔子说:“桓公多次召集各诸侯国盟会,不用武力,都是管仲出的力。这就是他的仁德!这就是他的仁德!”今  解:世事无绝对,对人的评价也不应该有绝对的对与错。你只能说在某些特定的规则中是对与错。就好比一个人为了道义去杀了人,那么这个人在法律上是错的,但在道义上是对的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晋文公谲而不正,齐桓公正而不谲。世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晋文公谲而不正,齐桓公正而不谲。世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

    原  文:子曰:“晋文公谲而不正,齐桓公正而不谲。”释  文:孔子说:“晋文公诡诈而不正派,齐桓公正派而不诡诈。”今  解:正派与诡诈本就是相互对立的矛盾体。一般正派的人都少于诡诈,而诡诈的人也很难树立正派的形象。正派与诡诈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只是顺水行舟和逆水行舟的区别而已。正派是顺水行舟,简单而长远。诡诈是逆水行舟,困难而短暂。所以,一般都会提倡正派。但诡诈在特定的时间,特定的地点使用有时会比正派好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臧武仲,以防求为后于鲁,虽曰不要君,吾不信也。行为背叛语言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臧武仲,以防求为后于鲁,虽曰不要君,吾不信也。行为背叛语言

    原  文:子曰:“臧武仲,以防求为后于鲁,虽曰不要君,吾不信也。”释  文:孔子说:“臧武仲凭借防邑请求立他的后代为鲁国的卿大夫,虽然有人说他不是要挟国君,我是不信的。”今  解: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判断,不仅仅是听他的言语,还要看他的行为。相当于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。所以,要想获得别人的信任,你光用感人的言语,精美的文字是不够的,还需要付出相应的行动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夫子时然后言,人不厌其言。乐然后笑,人不厌其笑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夫子时然后言,人不厌其言。乐然后笑,人不厌其笑

    原  文: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:“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。”公明贾对曰:“以告者过也,夫子时然后言,人不厌其言。乐然后笑,人不厌其笑。义然后取,人不厌其取。”子曰:“其然。岂其然乎!”释 文 :孔子向公明贾问到公叔文子,说:“是真的吗?先生他不言语、不笑、不取钱财?”公明贾回答说:“那是告诉你的人说错了。他老人家是到该说话时再说话,别人不讨厌他的话;高兴了才笑,别人不厌烦他的笑;应该取的时候才取,别人不厌恶他的取。”孔子说道:原来是这样,难道真的是这样的吗?”今  解:人要学会审时度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见利思义,见危授命,久要不忘平生之言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见利思义,见危授命,久要不忘平生之言

    原  文:子路问成人。子曰:“若臧武仲之知,公绰之不欲,卞庄子之勇,冉求之艺,文之以礼乐,亦可以为成人矣。”曰:“今之成人者何必然。见利思义,见危授命,久要不忘平生之言,亦可以为成人矣。”释  文:子路问怎样才算是完人。孔子说:“像臧武仲那样有智慧,像孟公绰那样不贪求,像卞庄子那样勇敢,像冉求那样有才艺,再用礼乐来增加他的文采,就可以算个完人了。”孔子又说:“如今的完人何必要这样呢?见到利益能想到道义,遇到危险时肯献出生命,长期处在贫困之中也不忘平生的诺言,也就可以算是完人了。”注 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孟公绰,为赵魏老则优,不可以为滕薛大夫。合适才是最好的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孟公绰,为赵魏老则优,不可以为滕薛大夫。合适才是最好的。

    原  文:子曰:“孟公绰,为赵魏老则优,不可以为滕薛大夫。”释  文:孔子说:“孟公绰做晋国越氏、魏氏的家臣,是才力有余的,但不能做滕、薛这样小国的大夫。”注  释:孟公绰:鲁国的大夫,为人清心寡欲。赵魏:晋国最有权势的大夫赵氏、魏氏。老:大夫的家臣。优:优裕。滕、薛:当时的小国,在鲁国附近。滕在今山东滕县,薛在今山东滕县西南。今  解:锅要用来炒菜,碗要用来吃饭,不同的特点,对应不同的功能。人才,放在最合适的岗位,比放在最高的岗位好。每个岗位的性质不一样,对能力的要求也不一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贫而无怨难,富而无骄易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贫而无怨难,富而无骄易

    原  文:子曰:“贫而无怨难,富而无骄易。”释  文:孔子说:“贫穷而能没有怨言是很难的,富贵而能不骄傲是容易的”今  解:事情的难与易不在于大与小,而在于是否真正影响到核心利益。要饿死的人舍弃一口饭很难,家庭富裕的人丢掉一筐米却容易。因为一口饭会要了他的命,一筐米却无关紧要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,饭疏食,没齿,无怨言。名称的根源?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,饭疏食,没齿,无怨言。名称的根源?

    原  文:或问子产。子曰:“惠人也。”问子西。曰:“彼哉彼哉。”问管仲。曰:“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,饭疏食,没齿,无怨言。”释  文:有人问子产怎么样?孔子说:“是宽厚慈惠的人。”问子西,孔子说:“他呀!他呀!”问到管仲是怎样的人。孔子说:“他是个人才。他剥夺了伯氏骈邑三百户的封地,使伯氏只能吃相粮,却至死没有怨言。”注  释:子西:楚国的令尹,名申,字子西。一说为郑国大夫。彼哉!彼哉:他呀!他呀!这是当时表示轻视的习惯语。伯氏:齐国的大夫。骈邑:齐国的地方。今  解:人都会去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爱之能勿劳乎?忠焉能无诲乎?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爱之能勿劳乎?忠焉能无诲乎?

    原  文:子曰:“爱之能勿劳乎?忠焉能无诲乎?”释  文:孔子说:“爱他,能不为他操劳吗?忠于他,能不尽心规劝,教诲他吗?”今  解:在人际交往中,一个人之所以能对你无私的奉献,那是因为他心理有你,不论是因为爱,还是责任,抑或是正义,道德。。。总之他是为你好。这时,你应该学会感恩。人是相互的,要学会将心比心,因为,没有任何一个人生来就应该为任何一个人做任何一件事。...

«   2020年11月   »
1
2345678
9101112131415
16171819202122
23242526272829
30
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