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页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夫子焉不学,而亦何常师之有!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夫子焉不学,而亦何常师之有!

    原  文:卫公孙朝问於子贡曰:“仲尼焉学?”子贡曰:“文武之道,未坠於地,在人。贤者识其大者,不贤者识其小者,莫不有文武之道焉。夫子焉不学,而亦何常师之有!”释  文:卫国的公孙朝向子贡问道:“仲尼的学问是从哪里学的?”子贡说:“周文王和周武王之道,并没有失传,还留存在人间。贤能的人掌握了其中重要部分,不贤能的人只记住了细枝末节。周文王和周武王之道是无处不在的,老师从哪儿不能学呢?而且又何必有固定的老师呢?”今  解:水无常形,人无常师。世界的大道浩如烟海,无穷无尽。人的能力与水平各不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

    原  文:子贡曰:“君子之过也,如日月之食焉。过也,人皆见之;更也,人皆仰之。”释  文:子贡说:“君子的过失,就像日食和月蚀一样:有过错时,人人都看得见;他改正了,人人都仰望他。”今  解:为什么人们都喜欢和君子打交道?这是来源于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,是趋利避害的选择。不论什么时候,不论什么人,对于未知的东西都充满恐惧与担忧。君子光明磊落,不会隐瞒自己的过错,让人一目了然,消除恐惧。小人善于伪装,有太多未知的东西,所以,人们发自内心的担忧,进而远离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

    原  文:子贡曰:“纣之不善,不如是之甚也。是以君子恶居下流,天下之恶皆归焉。”释  文:子贡说:“商纣王的无道,不像现在流传得那么严重。所以君子忌讳身染污行,因为一沾污行,天下的坏事就都归集到他身上去了。”今  解:网络暴力的根源来自于人性的丑恶。网络暴力能将无关紧要的小事转变成家破人亡的世间惨案,根源在于人性的自大与丑恶。几乎天下所有的人,都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,自己的观点才是标准答案,添油加醋更是家常便饭,以讹传讹彰显自己的水平,不顾他人生与死,惨剧便因此而生。保持本心,常怀慈悲才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!如得其情,则哀矜而勿喜。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!如得其情,则哀矜而勿喜。

    原  文:孟氏使阳肤为士师,问於曾子。曾子曰:“上失其道,民散久矣!如得其情,则哀矜而勿喜。”释  文:孟氏让阳肤担任掌管刑罚的官,阳肤向曾子求教。曾子说:“在上位的人丧失了正道,民心离散已经很久了。如果审案时审出真情,就应该悲哀怜悯,而不要沾沾自喜!”。注  释:阳肤,春秋战国之际鲁国人。曾参弟子。依附孟孙氏,被委任为士师(典狱之官)。今  解:船如果偏离了航道,那一定是船长的责任,不是船员的责任,所以在追责的时候是不能责怪船员的。为人处世,要抓住重点,秉承公正,学会怜悯,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,是难能也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,是难能也

    原  文:曾子曰:「吾闻诸夫子:孟庄子之孝也,其他可能也,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,是难能也。释  文:曾子说:“我听老师说过,孟庄子的孝,其他方面别人可以做到,而他不改换父亲的旧臣和父亲的政治措施,这是别人难以做到的。今  解:一朝天子一朝臣,创业容易守业难。天下的人,都很自大,都认为自己是最好的,别人永远比自己低一些。所以说,真正能够做到,放弃自己的傲慢,忍受别人的成功的人是非常难得的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人未有自致者也,必也,亲丧乎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人未有自致者也,必也,亲丧乎

    原  文:曾子曰:“吾闻诸夫子:‘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,亲丧乎!’”释  文:曾子说:“我听老师说过,人不会自动地充分表露感情,如果有,一定是在父母死亡的时候吧!”今  解: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。人都是感性动物,容易被各种情感所左右。但在人际交往中,我们所看到的却是不同的人表现得不一样,原因在于有的人藏得深,有的人藏得浅而已。所以,只要能抓住了这一点任何人都难以逃脱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吾友张也,为难能也;然而未仁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吾友张也,为难能也;然而未仁

    原  文:子游曰:“吾友张也,为难能也;然而未仁。”释  文:子游说:“我的朋友子张可以说是难得的了,然而还没有做到仁。”今  解:真正的朋友,必能坦诚相待。真正的朋友是没有秘密的,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都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去看问题,一切为了对方好,所以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隐瞒。良药苦口,忠言逆耳,好朋友才会说出逆耳忠言,如果一个人整天对你甜言蜜语,那他对你不是有所求就是有所图。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|丧致乎哀而止.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|丧致乎哀而止.

    原  文:子游曰:“丧致乎哀而止。”释  文:子游说:“丧事做到尽哀也就可以了。”今  解:真正的尊重,在于心的尊重,而不在于物质的排场。发自内心尊重你的人,给你一杯白开水你都觉得很温暖。不尊重你的人给你高楼别墅你也如坐针毛。这就是为什么古时候有“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”的典故,以及佛教中供奉一件破棉袄的功德却大于修一座寺庙的原因。论语·子张篇全文原文 子张曰:“士见危致命,见得思义,祭思敬,丧思哀,其可已矣。” 子张曰:“执德不弘,信道不笃,焉能为有?焉能为亡?”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仕而优则学;学而优则仕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仕而优则学;学而优则仕

    原  文:子夏曰:“仕而优则学;学而优则仕。”释  文:子夏说:”做官仍有余力就去学习,学习如果仍有余力就去做官。”今  解:世事无绝对。一个人主业和副业并非是绝对的,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地点,主业和副业有可能会调换,就好比是白天还是晚上,只是因为地球和太阳的位置不一样而已。但人一定要分清主次,学会抓重点,把主要的先做好,再去做次要地,否认容易见捡芝麻丢了西。论语·子张篇全文原文 子张曰:“士见危致命,见得思义,祭思敬,丧思哀,其可已矣。” 子张曰:“执德不弘,信道不...

  •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後倦焉?

    论语十二章翻译‖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後倦焉?

    原  文:子游曰:“子夏之门人小子,当洒扫,应对,进退,则可矣。抑末也;本之则无,如之何?”子夏闻之曰:“噫!言游过矣!君子之道,孰先传焉?孰後倦焉?譬诸草木,区以别矣。君子之道,焉可诬也?有始有卒者,其惟圣人乎!”释  文:子游说:“子夏的学生们,做洒水扫地、接待客人、趋进走退一类的事,是可以的,不过这些只是细枝末节的事。根本的学问却没有学到,这怎么行呢?”子夏听到这话,说:“咳!言游说错了!君子的学问,哪些先传授、哪些后传授,就好比草木一样,是区分为各种类别的。君子的学问,怎么能歪曲呢?有始...

«   2021年5月   »
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31
  • RainbowSoft Studio Z-Blog
  • 订阅本站的 RSS 2.0 新闻聚合